四宮ゆりこ

喜欢写随笔,吃各种冷cp,极容易爬墙,暂时待在fgo与鬼灯的冷彻

【贝狄相关】《Stars》

时间线为第六特异点过后,还未进入第七特异点前

贝狄中心,咕哒子、枪王相关,无cp

各种私设有,不过欢迎捉虫

温馨日常,感谢食用




“不列颠的气候比这里要好很多吧。”

 

宁静的午后,橙红发少女悠然地坐在窗边享用着银发骑士泡出的清茶,初入喉时味微苦,而留余香在口。难得清闲,罗马尼·阿其曼并未传来任务通知,人理的拯救固然重要,可一直紧张于此未免过于死板。玛修·基列莱特一开始显得有些不安,在少女巧妙的劝说下才放心地回房休息了。

此刻,迦勒底异常安静,似乎所有的人与从者都在安然地享受着闲适的时光。

 

美中不足的,则是窗外纷飞的大雪。

 

“是呢。”骑士如执事般恭敬地站在少女的身侧,当少女问话之时,他微微俯身同她的双眼对视,翠绿的眼眸犹如一汪纯净的清泉,霎时令少女失了神。

“我的故乡不列颠,当时还不像现在四季分明,雨季十分频繁,但是——”谈及此处,贝狄威尔凝望着窗外的风雪蹙起了眉,藤丸立香已然明了,“远比这里适合人类居住。”

少女嘲讽般地苦笑道:“人类吗?就算存在,也不会是多么正常的人。”将手中的茶杯递给贝狄威尔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她缓缓开口,语调轻扬,“或许,我也……”

 

“御主!”

 

瞳孔一闪,她发觉那对深邃的绿眸中传来的些许担忧。她心想,这可不好呢,让自己的从者为自己担心,称职的御主是不会做出类似之事的。

况且,贝狄威尔……

 

“贝狄,我没事。”

 

藤丸立香的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她的瞳色耀眼得好似金秋时节与被染红的枫叶交相辉映的晨曦,充满生机。若这双眼能够拯救……可,他犯下的错误之重无法得到任何人的宽恕,就算得到王座之上的那个人的原谅,他也不会轻易原谅自己。

 

 

 

 

 

贝狄威尔记得,遥远的卡美洛王城内,不眠不休的亚瑟王与暖橙色灯光相伴的身影。战事颇多的时期,王常常在办公桌前熬夜至清晨,当夜最深时才会熄灯休息,以桌为枕;至于宫廷魔术师是否在睡梦中点拨或教导亚瑟王,他就不得而知了。

他的工作,仅仅是守在窗边,待屋子里不再有灯光出现,便拿好事先准备妥当的毛毯轻轻地走进屋内,为辛劳的王盖好。

 

在圆桌骑士中,贝狄威尔并不强大,一些琐碎的事一直由他负责。对他而言没有哪里不好,甚至可以说,他以此为荣。照顾王的生活起居,亦是无比重要的工作。

 

不过啊。

 

皎洁的月光照入室内,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略显苍白的侧脸映入贝狄威尔的视线。顷刻,他抬起左手抚了抚自己的胸膛,感到一阵刺痛。

 

以坚强的意志引领众人前行,她,究竟背负了多少呢?

每每触及王的真实,都会令他的心房隐隐作痛。

 

贝狄威尔有过一个自私的愿望,从未对人谈起。他盼望有朝一日,王能因个人的幸福展露笑颜。

 

‘贝狄威尔卿,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王……’

‘嗯,我没事的。’

 

 

 

 

藤丸立香认为,向自己的从者道歉是个非常见外的行为,就如同对最熟悉的人道歉一样。当然,犯下极其严重的错误时必须当面道歉,某些忽略不计的小错误可适当放过。

但说实话,关于面前的银骑士,她可没那般自信。贝狄威尔活了有一千五百年之久,他见识过太多太多的人和事,心理年龄早已成为一名老者,若惹得他在心里堆积埋怨该如何是好呢?

 

“您想吃饼干吗?”

伴随贝狄威尔一句问话,少女刚刚为止还略微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她清楚的,计较这么件小事绝非他的性格,毕竟,他已经是个老爷爷了嘛,虽然外表看不出分毫。

 

“如果是骑士阁下亲手烤出的饼干,我愿意尝尝哦。”

此言一出,他的脸颊竟泛起微微红晕,“哎?您看到了吗?我……”

藤丸立香觉得,能平安地活到今天,注视着骑士可爱的表情,即是最为幸运的事了。拯救人理的过程中,濒临死亡的情况绝对不算少,玛修·基列莱特和从者们都伴她左右,因此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可每当夜深人静时,她辗转反侧,心底腾升不安与焦虑之感。她矛盾、厌恶,却又不得不接受自己作为人类最卑微的一部分。

 

少女不想死。

 

“贝狄真是个完美的骑士啊。”她吃得津津有味,碎屑挂于双唇都浑然不知。贝狄威尔看在眼里,双手捧住手帕,朝她微微一笑,“啊……谢谢……”丢人的一面被尊敬自己的人看了个遍,少女小声地道了谢,同时移开视线。

见此,他微笑道:“这是我的职责。”

 

 

 

 

贝狄威尔记得,亚瑟王夸赞他心思细腻、认真负责。他自认为还不够格,又不好反驳王的话语,只能勉强让自己接受。王之语,正确的指令,他一概遵从。

他反复质问自己的内心,是否真如亚瑟王所言,勤勉、细致、果敢。

卡美洛王朝印下他的痕迹,无垢的盔甲烙下他的伤疤。

 

‘贝狄威尔卿。’

 

霞光映照着王英气的脸庞,绿瞳点点闪光,犹如黑夜中明亮的星,引导前行的方向。

 

‘我们回城。’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总是那颗启明星。

 

 

 

 

 

“您的骑士果然最棒了。”

贝狄威尔离去后,少女对手持圣枪的亚瑟王说道。她知道,亚瑟王早就在角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她亦明白,这是王对下臣无言的关心。

“贝狄……威尔卿……”王翕动嘴唇,却仅仅叫出了骑士的名字。

 

藤丸立香起身走到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面前,由于身高原因,她抬头直视她的眼,“我也说不太好……”她挠挠头笑道:“您可以更疼爱贝狄威尔卿的。唔,是健康的意思啦。”

“嗯?啊……”

“他很寂寞,我想,您也一样吧。”

 

也许,被召唤到迦勒底是件好事。

 

 

她在他的身边坐下。

 

“王……”

“再黯淡的星辰自会发光,自有被需求的日子。卿怎么看?”

 

 

FIN





FT

 

厨力放出完毕!其实早该写完的但是拖延症严重otz恭喜自己枪王出货,所以文中出场的是枪王啦……也不全是啦233我个人来讲也挺期待枪王和贝狄的互动,真是对可爱的主从prprpr

正二刷舞台剧中,今后还会陆续有产出(应该)

感谢观看到最后的你


我亲爱的先生,你的绿眸即是驱散黑暗的唯一的光芒。
我爱你,贝狄威尔。

丢人咸鱼终于满级满宝了真爱!
下个目标满技能满金芙芙

虽然不是new,但武藏小姐姐二宝也很棒啦!看来她是最爱我的呢!刚好也是入这个号以来抽的第一个限定23333
我!永远!!喜欢!!!武藏!!!!

之前就决定好了福袋出什么就写咕哒和他(她)的文,等几天就献上文~

终于非尽欧来了……开卡池那晚五百石歪月神非到爆炸……今早60石把弓呆接回家了!
水尼已经没有多少石头了,明年见吧

【贝狄威尔相关】短小随笔

私设来到迦勒底的贝狄为未归还圣剑,以及各种私设
我永远喜欢贝狄




他再次见到了他的王,金发碧眼,手持圣剑,于暖阳之下淡淡勾起唇角。王会因人民的幸福微笑,他是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民,亦是其独一无二的骑士,作为骑士的无尚荣光一直被他铭记于心,从未遗忘。

我觉得现在的我没有资格见王。

——那是贝狄威尔一生犯下的最为严重的错误,王的灵魂无法安息,在世上四处漂泊,只因那一瞬产生的动摇之情。
他太过自私。

可她在等你。

黑发蓝眸的少年缓缓出口,坚毅而温暖,一如相遇时挺身而出一般,令他震惊,却又给予了他无尽的勇气,已经第二次了。
贝狄威尔是个狡猾的人,不仅是心理准备,连挽救错误都需要他人的力量,但他确实从心底感谢魔术师梅林。
尽管被赐予的银之腕几乎耗尽了他的生命,至少王得到了解脱,他变成什么样子已无所谓了。

王。

贝狄威尔鼓起勇气,只叫出了单字;并非退缩,他从亚瑟王碧绿而深邃的眼眸中望到柔情一片,犹如清澈的潭水。

请抬起头吧我出色的骑士。

她朝他伸出手,他抬头,被暖阳微微刺痛双眼。
鼻子忽地略感发酸。

他活得太久了,久到记不清那古老的卡美洛城里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有趣的事了,唯有王的恬静微笑支撑着他残破不堪的身躯独自找寻千年。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您现在幸福吗?
贝狄威尔问。
如卿所想。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答。



他终于可以陪在她的身旁,不再离去。

fin.




太久不写文手生了……
心疼漂泊千余年的贝狄和阿尔托莉雅qwq
就是个短小的感想之类的,个别细节不要太过纠结

(产粮玄学,希望弓呆能来)

【闪恩】《如初》| 温馨短完

几个月前的随笔

修了一点,补了点东西,重发一下

算是旧文补档吧,以前发过一遍,后来删掉了


他的眼眸之中蕴藏着世间最明亮的光。

 

 

柔和的阳光倾洒在他翠绿的发丝之际,耀眼而柔美,令吉尔伽美什禁不住伸手抚了抚他的发,触感同昔日基本无差;手指穿经细发,所至之处尽是一片温情。能像如今这般与挚友共度时光可谓是最大的幸福了,英雄王如是想到。

 

“吉尔,”温和的语调似柔风轻轻地抚刮着英雄王的心底,有些痒痒的,“差不多到时间了吧,你还要继续休息吗?当然,我的大腿随时为你效劳就是了。”

吉尔伽美什闻言眯起了眼,好心情突然被搅扰的厌烦之情毫无保留地印在了脸上,“本王可不记得和那小丫头许下任何承诺,再者,她应该记得打搅本王休息会落得何种下场。”

“嗯,毕竟你用几件兵器把十几个房间都毁了嘛,整个迦勒底能做出这种事的英灵除你之外也只有狂化程度较高的狂战士了。”

他笑得格外灿烂,嘴下却不留情面。

“恩奇都。”

“嗯?”

“庆幸吧,你不是那群杂种。”

“嗯,王,这是我的荣幸。”

 

吉尔伽美什惩罚般地扯了扯缠绕在指缝中的发丝,不加力道。他喜欢他的发,很久以前就喜欢了。恩奇都的躯体可以化作任何模样,吉尔伽美什最为深爱的仍是初见时的人形,模仿神妓、尽力向人类靠拢的清纯与无可言表的可爱。身为王,他从未见过如恩奇都般纯洁无瑕的生物。

 

“吉尔,你干嘛啦。”

“不知本王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在撒娇呢?恩奇都?”

被提及名字的人愣了一下,睫毛随之轻微颤动,划出美丽的弧度,“对躯体性别为男人的我使用撒娇一词不大妥当吧,亲爱的王?”

“呵,”若非恩奇都本人在场,他简直要忍不住惊呼,自己的挚友当真有趣得不得了,足以自己的全部要求;他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反转着看他俊秀无比的脸庞也别具一番美景,“本王有哪里说错了?”

本想让恩奇都就此住嘴的他没能料到,恩奇都在他视线范围之外发生了变化,“所有哦,所有。”同时,温热的指尖覆上了他的嘴唇。

 

——变得更讨吉尔伽美什喜欢了。

 

有这么一瞬间,吉尔伽美什想,和迦勒底不成器的小丫头缔结契约其实也不坏。(英灵会细微地受御主影响)

此时此刻,吉尔伽美什眼中不成器的御主藤丸立香正和亚从者玛修·基列莱特躲在树后犹豫着是否要叫英雄王与其挚友回迦勒底刷素材,今天是和英雄王定好的休息之日(灵子转移到各处欣赏风景)可突如其然地接收到了诸葛老师下达的任务,立香小姐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她旁边的玛修小姐也好不到哪去。

当然,她们的事暂且放到一边,也不怎么重要。

 

“恩奇都,本王休息够了。”吉尔伽美什翻了个身,结实的双臂环抱住了友人纤细的腰肢,细细地抚着刻在皮肤之上的伤痕,“你还没消去这道疤吗。”富有磁性的音调几近使人沦陷。

“为了这么小的疤使用变容?有点太奢侈了。”

“有何不可?魔力又不是由小丫头直接供给。”

“和御主没关系哦……啊,莫非我的王吃醋了吗。”

“蠢货,小丫头根本不具威胁。”

“吉尔对御主的要求过于苛刻了吧。”他的手在他的金发间游走,捋平几丝翘起的头发;后者则闭眼享受。

“倒是你,太早认同小丫头了。”

“那孩子很温柔,但遇事果决,又一往直前,我相信她会成大器的。”

 

吉尔伽美什忽地觉着自己的友人像极了母亲这一角色,眼眸中映出的尽是慈爱之情。

“没想到你对她的评价这样高,看来她不仅仅是个柔弱的小丫头,”吉尔伽美什缓缓起身,朝藤丸立香走去,“没办法,稍微帮帮她好了。”

恩奇都也起身,望着他迈步的方向微笑道:“作战小心,不要受伤。”

“蠢货,莫非你在对我说……”

“我在房里等你。”

“……本王去去就来。”

 

目睹英雄王及其友人秀恩爱全程的藤丸立香小姐从心里觉得尴尬。所以,她真有跟来的必要吗?

哦对了,唯一一点好处就是,这趟灵子转移过后,她和玛修·基列莱特不用吃饭了。

狗粮真他妈好吃。

 

 

再度回归熟悉的迦勒底卧室,吉尔伽美什只感觉耳根清净了不少。天知道他从前为什么没能发现某法老笑声的可怕,以后不和拉美西斯二世保持距离怕是耳朵要出很大问题。可饶了他吧,否则友人清脆悦耳的声音岂不是听不到了?

 

那可不行呢。

 

 

“啊,回……唔……”

 

英雄王上前一步,封住友人柔软的唇,舌头顺势送入对方的口腔之中,感受从中源源不断传来的味道。他的挚友,他的恩奇都,永远是那般甜美,比他尝过的任何一种甜品都要甜。

探|入、吐息、缠绵,二人的身体早已留有深刻的记忆,细胞统统宣泄着把对方占为己有的冲动。恩奇都的双腿不知不觉间缠绕于英雄王精瘦的腰上。

 

“没想到,你会舒服成这样。”他低头,饶有兴致地盯着恩奇都闪着光亮的眸子,心底腾升阵阵快意。

“还继续吗?”他笑道。

 

“请疼爱我,我的王。”

 

fin.




其实是常驻新宿恶魔本时给孔老师刷心脏的随笔了,然后鸽到现在otz只有在家写文才能静下心啊……

我的小恩是在新年闪闪池歪出来的,并且迅速地出了C闪(当然最后A闪也是出了)感觉超级幸福的

小恩好可爱,舔爆【不你】

 

啊现在三拐缺小玉,三贞缺白贞,三靶缺拉二,印度兄弟缺娜娜子……理想的组合们只有闪恩是齐全的,心好累

【悄咪咪许个愿】

 

 

最后祝各位都能凑齐想要的组合/CP呦





【孔梅】《他所不知道的事》| 随笔短完

依旧随笔,双拐大法好,入教送术阶三色石【不是】

设定咕哒子未参加FZ联动,埃尔梅罗二世的过往是个谜




梅林不止喜欢讲故事,也很喜欢听故事。迦勒底被召唤来的从者几乎都被他诓骗了个遍,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等经历也都被他听了个遍。迦勒底只有这位花之魔术师天天闲得发慌,御主藤丸立香及其它从者却忙得想借猫爪子一用。

他自然有自己分内的工作,或许是偷懒成性,或许是并不在意,总之,那份淡然悠闲令整个迦勒底的人员羡慕不已。

 

梅林不曾听过同样身为魔术师职介的埃尔梅罗二世的故事。二世性子很淡,唯有面对迦勒底内不开窍的学生才会发一点点脾气,除此之外,亦可以说除藤丸立香以外,谁也不知道二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至于附在二世身上、自附身后便不管不顾的诸葛丞相更是团谜。

 

“诸葛丞相他不一般呢。”

无事的午后,得到藤丸立香的允许,魔术师前来赴约,与她谈心。所谓谈心不过是魔术师的一意孤行,御主本身无病无灾,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她倒不反感,他便愈发理直气壮起来。

“嗯,何以见得?”说话间,藤丸立香拿了个冰冻罐装红茶给他。“请喝。”

梅林笑吟吟地接了过来,晶紫色的眸中泛着柔光,仿佛带着笑意,“谢谢了。”看得对面的少女有些不知所措。

他又笑道:“莫非御主和我独处会紧张吗?”

少女别过脸,赌气似的出声:“才没有呢。”

 

“埃尔梅罗二世他……”许久,藤丸立香缓缓开口,“他失去过十分重要的人。”嘴唇翕动,最为残忍的语句从她口中说出,好似责罚。

“那人的遗物被他装进盒子里妥善保存,随身携带,没遇见那人就不会有如今的埃尔梅罗二世。就是这些了,我知道的也不多,老师很少讲关于他自己的事。他对你的诱导无动于衷是吧,因此你才会来找我。”

梅林勾了勾唇角,“呀,暴露了吗?我觉得隐藏得挺完美的呢。”

“笨——蛋,都写在你的脸上啦,嘿嘿。”

 

梅林有考虑过,直接进入埃尔梅罗二世的梦境一探究竟,但这有违道德,不经过本人同意终归是不好的行为。跟当年教导亚瑟王的情况大相径庭。

如有可能,梅林想听一听二世的故事,没有特别的理由,单纯因为他是个极其喜欢听别人讲故事的梦魔,那些是他的精神食粮。他喜欢人类的理由也占了一小部分。

人类始终是种有趣的生物。

 

 

“梅林……”

“我知道,我们走吧。”

“恕我失礼,你不是奉行悠闲主义的吗。”

“你还真是一针见血啊,我不讨厌这种性格,但也有点过分哦,该工作的时候是没办法推脱的。”

“……哎。”

“迷之沉默是怎么回事啊?不相信我吗?”他快步走上前,紧跟他的步伐。

“不敢不敢。”

梅林承认,埃尔梅罗二世嘲讽起人,哦是梦魔时有一套。

 

 

其实这天,埃尔梅罗二世罕见地没把遗物带在身旁。

 

红色披风的一角颜色未褪,依旧刻印着征服王英勇无畏的模样。

 

fin.





本应是庆祝孔老师满羁绊的贺文却拖延到了现在【捂脸】

文中为所欲为二人组的相处模式更像是友情【或者可以说是战友情,一起加班hhh】其实怎样都好,我永远喜欢孔老师和梅老师没差

 

最后祝大家未来的日子复明的复明,复梅的复梅啦



【冲田中心】《往事》|短完|fgo相关

随笔而已,感谢冲田小姐愿意来我家

迟了一段时间,见谅



似乎是春季。

 

樱花漫天飞舞的样子令她雀跃不已,便决定瞒着近藤勇与土方岁三,抛下一番队队员独自外出赏花,不携带佩刀。至少在此刻,冲田总司不是鬼之子,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街角小店的侍女阿惠十分美丽,做的糯米团子很好吃,据说阿惠对土方岁三情有独钟,未经历过情感之事的她始终理解不能,不懂风趣、说话做事一板一眼的男人究竟哪里好。但意外的是,副长格外受女性的喜爱,据其助勤山崎烝调查结果而言,整个新选组之中最让女性暗许芳心的男人当数副长。

顺带一提,冲田总司本人受欢迎程度也不低,毕竟对外称为男性。

 

冲田总司也不知是组内的哪位队士闲得没事做,怂恿山崎烝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调研,更令她震惊的是,竟得到了副长的默许。她不禁想到,或许,那人是局长,也只有局长才能触动他紧绷的神经了。

 

正思虑着,手边突然多了杯清茶,阿惠站在一旁望着她,温柔地对她笑了笑。

 

算我请你喝一杯。阿惠说。

什么啊,你当自己是陪别人喝酒买醉的老爷子吗,哈哈哈。冲田答。

当然不是啦。阿惠莞尔,抬手捋好垂下的发丝,动作轻柔。人家恰好感觉,这么说挺有味道的。

哦,满身酒臭的老爷子的味道?而且,“人家”这个说法我劝你今后不要用了,你最喜欢的土方副长并不中意此称呼。冲田打趣。

 

果不其然,阿惠那小女子气鼓鼓地嘟起了嘴,口中还念念有词,细听即可明了,皆是嗔怪冲田总司的言语,不过配上她清秀的脸庞倒增添几分韵味。试问,连身为女性的冲田总司都觉得可爱,又会有多少男性不为之倾倒呢?

冲田总司自知,自己没有魅力可言,比起饰物,还是刀剑更适合装点自己。

 

转眼间中午已过,冲田总司告别了阿惠,到街上随意闲逛。外面的空气比组内新鲜许多,连日光也格外耀眼,稍稍刺痛了她的眼眸。

她的唇角勾起一丝微笑,踮起脚尖伸了个懒腰,宛若懒散的猫;事实上本人确实够懒散的,不然怎么会偷偷溜出来呢。

街上无异状,人们都过得安宁祥和,偶尔碰见几位闹事的浪人,定会有同伴上前治理。

 

冲田总司很是享受安宁的氛围,忍不住在外面多待了会儿,同时买了些金平糖等零食,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蹦蹦跳跳地返回了屯所。哦,她远远地就望到了,鬼之副长阴着个脸,犹如雕像般伫立在屯所门前,他身旁的近藤局长则满脸无奈。

哎。冲田心下叹了口气。看来副长的地位根本没办法撼动呢。

 

呦,冲田,外面好玩吗?土方皮笑肉不笑地问。

啊,土方先生,外面还是一如既往有很多漂亮姑娘,嗯。冲田没头没脑地答。

那很好。土方的额头上青筋暴起。

哎呀,近藤先生托我出去买糖,怎么也推脱不掉嘛,对不对呀近藤先生?冲田眯眼笑道,声音却微微颤抖。

近藤勇动了动嘴唇,刚想说话,被土方岁三恐吓的神情吓得将准备说出口的话咽下了肚。

 

——冲田!今晚别想吃饭!

土方岁三震雷般的怒吼响彻整个新选组。

 

彼年,她未染疾,他未行刑,他未癫狂。

仍是,最美好的时刻。

 

 

“嘛,大概就是这样啦,啊哈哈哈。”

“……哎……冲田小姐那晚真没吃饭吗?”

“咦玛修你的关注点竟然在那儿?冲田小姐有点失望呢……怎么可能没吃呢!我可是一直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哦!”

 

啊,这个人可能不行了吧。玛修·基列莱特心里想到。

 

“冲田小姐想见土方先生吗?”

“嗯,想见。想见他一面……没什么……啊!到了吃点心的时间了,我们快走吧,玛修小姐。”

 

 

「冲田总司,感谢你的到来。我永远喜欢你。」

 

fin.



我喜欢冲田总司,所有版本的冲田都很喜欢。《薄樱鬼》小祥版,《银魂》铃村版(虽然是恶搞),《新撰组异闻录》斋贺版,《幕末rock》贤章版。然后就是fgo的凹酱版了。

我觉得每一版都很有特色,都让我看到了不同的总司,我会喜欢他很久。

感谢她能来,感谢她能看中我这么穷的一个御主,喜欢她。

 

同时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想来这里求波好友不知道能不能求到呀……
练度有些咸鱼而且没有五星骑,剑阶五星除蓝呆式姐花嫁皆齐全,活动期间会挂总司小姐姐,也在积极练

希望能加到小伙伴啦~
不介意的话在评论里报id可以吗w

安卓b服,py码100,120,949,955

短小的感慨(及碎碎念)


来讲讲那个傻男人吧。

你们喜欢他吗?为了他人奋斗到命都不要的傻子。或许更多的人对间桐雁夜这个男人的评价会是傻瓜一类的,确实,没有人拜托过他救出远坂樱,甚至远坂樱的母亲也没求过他分毫,他落得惨死于虫仓的下场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自作自受。

是啊,他若能将一切置于不顾,不再回间桐家,那么他无疑会比原作来得幸福,但正因为他是间桐雁夜,所以无论怎样他都会选择救助远坂樱。我个人认为,不存在间桐雁夜不参加四战这条线。
男人是间桐家唯一的良心。

我觉得间桐雁夜的设定其实蛮吸粉的,可惜原作出场不算多,同时也看得出作者对这名角色可以说恶意满满,导致其人气不如我预期的高。不过,即便不高,却还有人喜欢这傻透腔的男人,已经足够了。

语言有限,我说再多也表达不出对叔叔的喜爱之情,况且文笔也不是很成熟,简直就是小学生作文,有些语句你们当作笑话看就好啦。

虽说是一段毫无意义的感慨,但能流畅地写出来我就非常开心了。最近状态非常不好,本来是写不出什么的,但一想到叔叔温和的笑容总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下,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吧hhh

我算是冷角色冷cp专业户了,比如黑塔利亚的小少爷……等,基本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类型……嘛习惯了习惯了。
喜欢上任何一个角色并为其写文着实令我感到喜悦,我想,今后我也会继续为叔叔(和老兰)写文的。




你生于春季,对我来说,你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春天。
间桐雁夜,祝你生日快乐。




接下来是我的碎碎念咳……旁友来扩列吗qwq唔想扩几个雁夜厨(单纯想来讨论脑洞的小伙伴也欢迎),一个人有些寂寞呢,想认识更多的小伙伴愉快地讨论脑洞啥的……
丢个门牌号(QQ)1243963797
以及py码100,120,949,955 百级310黑贞等着你,武藏小姐姐马上310,明梅双全,光炮也有,黑狗待练……情人节复刻马上开了来一起愉悦吧【滑稽】

我永远喜欢间桐雁夜.jpg